六安(对不起我错字多到绝望)

啥都吃啥都混啥都写
热爱开车

占tag致歉

对不起那句我可能不写肉简直是屁话,我现在脑子里的想法越来越不正经了(明明之前还是一个写甜文的沙雕)

那什么,想写车,但是想法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下不了笔,列几个,想吃啥求你们评论我

1.

abo,强制成结(abo是啥不重要,我私设如山,ooc为我敞开门户)

2.

类似于御花园play,脱了衣服就是干(……啥?)但肯定不会这么刺激的,就是想看煜哥捂着嘴不敢叫出来,还有打老赵,完了还要顺毛,顺好久的那种

3.

老赵把老李绑着,然后说骚话(有点dirty talk)的感觉,还有禁止高潮


over

你说好好一个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我要疯起来加上现代paro,我给你车飙的飞起来

我文笔烂车技也没那么好,反正就很直白,所以可能没那么好吃,没人想看我就产点甜饼了

明天晚上这个点删

顺便有什么想看的梗讲一下,我瞅瞅能不能写


刚刚被禁了(挠头)

脑子里的黄色废料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的,但是我忍不住啊,我控制不了我寄几!那啥我平时都是开车车的那种,厨胤煜真的让我jio的我清心寡欲到要出家了,不喜勿喷】

我想赵匡胤在情事是应该是霸道又带点恶劣的,他喜欢逼着李煜说一些粗俗的话,也喜欢的把他肏得受不了而带着呜咽求饶,当然更喜欢在结束后抱着李煜,像是能抱一整天的那种。


而李煜会有点木讷甚至抗拒,原因无它,无非就是同身为男子却要遭这种罪,他一向会在这时沉默下来却没有反抗过,一是身份摆在了那儿,二是平心而论他其实还是有点小喜欢的。


亲吻时,赵匡胤会慢慢吸允着李煜的唇瓣,直到把它们吸允的红润起来,像极了盛开了红梅。亲吻是两人都喜欢的事情,因为这种能表达亲昵的方式是格外的温柔,也是为了接下来两人做的事情做了铺垫。这就是一场谈话,但这是静默的,将喜欢揉进了不断交缠的舌头上,也融进了唾液之中。


炽热的鼻息交织在一块,旖旎的气氛也被燃的越来越烈。赵匡胤勾去了腰带,剥去衣服,吻又移到了脖子上,然后是胸前,他喜欢在李煜身上留下各种印记,就像是在宣告这个人是他的一样,别人都无法染指的了。


屋内的烛光有些昏黄,也许该去剪一剪烛芯了。


【……对啊我没写完,本来还有思路的结果今天要看毒液有点兴奋,先鸽了,以后再说8,反正我写的真的Rio烂了,我有罪】


脑洞

想写民国paro
想写霸道土匪or军阀头子爱上富家小少爷的恶俗剧情
就是霸道头子瞅上了小少爷的家产,准备一块端了,结果发现,嚯哟,该死的这个男人真该死的对我胃口(bushi)
是小少爷平时被保护久了,遇上这事儿便去谈判了,结果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小少爷急得要哭了,所幸也学他耍赖,要家产就是不给。
霸道头子被吵的头都疼了,便叫人把他送了回去,一来二去的心思就不正常了,没想到这小少爷还赖上瘾了,说了只要和他走,他就放过李家,结果倒好,小少爷没来,倒把他弟弟送过来了。
霸道头子:嚯哟好气哦,我想打死他
小少爷的弟弟:不可以,我哥可喜欢我了!
霸道头子:……
没法啊,霸道头子过几天就要离开打仗了,也不能这么和小少爷耗着啊,自己喜欢归喜欢,但是误了自己的大事儿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于是把小少爷绑过来恩爱了一晚上,小少爷气的眼泪水汪汪的。
霸道头子: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小少爷:……(哼)
霸道头子:我不能再这么陪你了
小少爷:谁要你陪了
霸道头子:行吧,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没啥能给你的,如果我还能活着,我就来你们家打长工
其实霸道头子挺好的,小少爷也知道他要做的事是大事儿,他臊红了脸,嘀咕了声谁要你来,长的凶死了。
霸道头子觉得这小少爷注定不是他的了,这么让他心动的一个人。
其实小少爷还是挺喜欢他的,只是时间太短了,让他做不出抉择,到底要不要和他在一块他心里实在是没数儿,于是托人给霸道头子送了些货。
最后,喜闻乐见呗,霸道头子和小少爷在一块了呗。
完了。
写不写还不知道,反正我开了个头_(•̀ω•́ 」∠)_

419引发的爱情故事

甜肉, 120码不刹车,现pro,ooc预个警233
那什么评论里头有链接,别忘了啊喂!

峡谷是个gay吧。
圈子里头的人都知道。
李白算是峡谷的常住户了,他一般都喜欢爽一晚上然后谁都不认识谁的路子,反正怎么轻松怎么来。
他今天来峡谷准备再制造一个“浪漫的夜晚”,他坐在吧台前正打量狩猎着今晚的对象——那个离他只有两个空位的人。
刘海被挑染了一撮白发,明明是挺傻的搭配,放到他身上就合适的不得了,可能是因为他自身所散发的气息有关吧。一股子,浓烈的,禁欲味儿。
他将半张脸都隐藏在了那条紫色的围巾下,也不懂这么热的天还要带个围巾,可能是真的傻吧。随着他喝酒的动作,剩下的半张脸忽明忽暗的,看的李白有些魔怔。
就是,看起来觉得挺不错的样子。
李白在想着怎么跟人家搭讪然后准备一块共度良宵的时候,那人说话了。
“先生,有兴趣一块谈谈吗?”
豁哟,这么直接的?
李白可不会震惊这么露骨的暗示,相反他兴奋的不得了,就在那一刻他身上的信息素变得浓烈了起来。看到对方的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了些,李白很受用,他朝对方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反正他是这么觉得的),然后点头说了声好。
“那我们出去?”
“不,楼上有房间。”
峡谷的楼上是有客房,还配了一套设施,从润滑剂到时候用的保养品都放的好好儿的,就是这么贴心,就是这么任性。
其实还放了避孕药和临时止血用的呢。
李白拿的房间钥匙是四楼的,两人乘上了电梯,幽闭狭小的空间让信息素的味道更加肆虐起来,李白的味道闻起来就像酒,吸一口就会有些上头的感觉,而且带着很强的侵略性。
相反……
李白闻了半天都没闻到那人的味道。
“这种天带围巾做什么?”说着李白就伸手要去摘他脖子上的围巾,却被截了下来,对方摇了摇头。
李白也不再手贱,一路安分的领着他到房间。
“还没问你名字呢,我叫李白。”
对方瞟了他一眼,似乎对问名字这事感觉诧异,看的李白有些尴尬,他也知道只是一夜情而已何必问这么多,就在他快想好怎么自圆其场的时候,对方开了口。
“扁鹊。”
这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但还是觉得很好听啊怎么办。
房间的布局一目了然,就一个卫生间和一个不算大的卧室,但好在很干净,扁鹊还算满意。
扁鹊一解下围巾,带着薄荷味的信息素就像爆炸般的散开了,李白一个没稳住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吸得他有点上头。
就是这一刻两人的信息素跟不要钱一样的弥漫在整个屋子里头,李白知道自己不光硬了还急需一个宣泄口。
显然,对方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
狡猾的人,真会吊胃口。
李白向来都是一个主动的人,每次的爽一下他都喜欢先一步的侵占别人的思维,扁鹊突然爆发出的信息素刺激他想迫不及待的跟他上床。
有点挑衅的味道。

假装老夫老妻的日常(甜)

胤煜(假装是老夫老妻的日常)
李煜是被一阵响雷惊醒的,床幔已被掀起挂在了两旁的挂钩上,屋子里头有些昏暗,透过窗户看到外边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李煜有些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人的有的时候说:今个儿下雨,天冷,记得衣裳多穿点,别冻着。
想着想着,李煜又犯了困,伸了伸懒腰,身上的筋骨睡得都有些发软发疼,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枕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匡胤下了早朝后去批了一会儿奏折,但更多时候是在玩那个镇尺,看着像是一块黑色的木头,上头刻了几朵梅花簇拥在一个枝头,通体泛着光润,也不知道这是赵匡胤从哪儿拾来的。赵光义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嘲笑他哥怎么穷的连个镇尺都用不起玉的了,赵匡胤当时怎么说来着的……?
哦,你个大粗人懂个屁。
玩了会镇尺便没兴致再看奏折,所幸今年风调雨顺的没什么地方出现灾疫,就挑了几本边关加急的折子看了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就扔了笔,撑了一把伞,进了雨幕中,支开了所有的随从。
李煜住的地方虽然叫做什么什么候府,但其实还是在皇宫内,赵匡胤喜欢叫它梧桐苑。
五月里头不少花都开了,李煜差人种了月季,现在院子里头看上红红粉粉的一片,比起刚开始萧条是真的热闹了不少。赵匡胤虽然不爽这些花抢了他那棵宝贝梧桐树的风采,可是仔细瞧瞧还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喜欢。
关于这个院子来历,李煜也问过赵匡胤,后者只是笑眯眯的跟他说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又问及那棵梧桐树赵匡义偏偏又不吱声了,不管李煜怎么软磨硬泡的就是不肯说。
“皇上。”
正在清理院子里被雨打落的花瓣的小厮见到了赵匡胤连忙扔下了扫帚,朝他行礼,赵匡胤拂了拂手,示意他别出声。
“还没醒?”
“没。”
“那把早些叫你备的东西端进来。”
“是。”
赵匡胤把伞扔下了门口,推了门轻手轻脚的进去,那人还是窝在床上睡着,一只手探出了被子,估计是先前醒过一次了。
这人睡着的时候就喜欢皱着眉,真不知道是做到了什么噩梦还是有什么不安,赵匡胤最见不得的这样,每次他们有什么争执这人就喜欢蹙眉,什么话都不讲,离他远远儿的。
这种被他排斥在外的感觉真的能要了赵匡胤的命,更可气的是你去和他示好这人就是一脸淡漠,嘴上说着没生气没生气,结果连睡觉都不肯靠近他半点,你要是去碰他,他就躲,如避蛇蝎。
赵匡胤想着想着手就情不自禁的往李煜的脸上抚去,这人真是叫他百般无奈,还舍不得罚他。
"回来了?"
眼眸还是半眯着的,大概是因为睡久了的缘故,声音听起来有点哑,比自己白净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手上,还轻轻的捏了两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嗯。"
见这人有些不舍的蹭蹭枕头,手被他牵了下来,没松开,然后就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含着笑意看着他。
“今日倒是早了些。”
“今天下雨,不高兴,”赵匡胤握住了他的手,“你还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平日里头都是我吃过了早茶你才回来的。”
听到他这说,赵匡胤心里早就乐呵的飞上天了,面上倒是没什么表示,就是没忍住朝他亲了一口。
亲完脸上就带着傻笑了,李煜本来红着个脸本来还想说他来着,看他笑的那样就忍了下来,这笑的比有了糖的小孩还甜。
“饿了吧,我叫人把早茶端上来。”

【就,就结束了嘛,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了emm应该是有的233真的这个是五月份写的然后就写到老赵回来了就没然后了今天算是烂尾吧反正老赵被我写蠢了QAQ
其实还是那种我喜欢的人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怎么办啊好开心balabala的emm
还有镇尺那个……嘻嘻嘻是煜哥的233(我编的)
捉虫完毕,我错字真多】

寻春须是先春早(甜,短)

寻春须是先春早

北方的冬天,雪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下,风一吹,像鹅毛般大小的雪就开始飞舞。李煜生在南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不过也只是看了两天的新鲜劲儿,因为这天实在是太冷了。
这不,二月份雪全都化了,出门也不需要穿的厚厚实实的像个粽子,李煜也按耐不住心里的猫抓似的痒意,穿了件厚衣服就准备兴冲冲的出门。
“这才几月份?春天还没到呢。”赵匡胤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却也不愿真把这人留在家里,取了件披风给他系上。
李煜半带着笑意说:“天也不冷,我衣服穿的也厚实,不冷的。”
不过也没阻止他的动作。
赵匡胤看了看又被裹得和粽子差不多的李煜,确认了风是真的吹不到他身上了,这才牵起了李煜的手和他一同出去。
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也不是光秃秃带着土黄色的了,树枝上开始泛了青涩,细看还能看到长出了不少新的枝条,嫩绿嫩绿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欢喜。
茉莉和月季也比去年高了一截,还有些枝头冒了几个花骨朵,李煜用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这才抬头对赵匡胤说:“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春天嘛,本来就是要自己去找的。”
看着面前人一脸正经像是说教样子,赵匡胤忍不住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看着怀里人微红着脸,赵匡胤觉得心里比抹了蜜还甜,又忍不住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李煜这下是真红着脸了,挣开他的怀抱跑到一边去,继续寻春。
“从嘉,等下午天再暖和些我们就出去好不好?”
“好。”
应他的自然还有那人带着笑意的脸。
赵匡胤看着也不禁带上了笑意。
哪儿想去寻春,你比春天还好看。

你说……大过年的,老赵和老李会不会因为吃汤圆还是吃饺子吵起来啊?
然后老赵搬出身份加以威胁,老李含泪蘸醋吃饺子

树是老赵自己亲手种的,种了十几年了,长的贼溜快,枝繁叶茂的。
就是冬天叶子直掉,看着又磕碜又萧条,把老李的好心情都看没了。
老李:挺期待明年春天百花开的。
老赵:那再种点别的?要不给你挖个大一点的池子养荷花吧……
(实际上老赵的内心:不行!就只准种我一棵树!别的都不给!就只准种我一个!!!)

关于老赵为啥不给老李酒喝
本来准备两个小酌几口的然后变成了……
“快说,说不出来就喝三杯!”
赵匡胤:吨吨吨吨吨
“还说不出来,再和三杯!”
赵匡胤:吨吨吨吨吨
我觉得纯属老李作死,活该老赵不给他喝酒

——来自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某某
(假装他们有QQ,另外这是我大小号,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