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错字多)

大噶好,我咕了,我哭了

我觉得吧,今天的十连就仿佛在说:看到了中间那两个妖了吗?!给我锁起来!
真 成双成对
落泪了
猝不及防来了一口大江山gay王的狗粮(汪)

霸道头子爱上娇俏小少爷(假的)

【写是不可能写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写的。】

1.

小少爷留洋归来,念的是什么管理,他爹让的,毕竟李家家大业大的,能出一个能发扬李家的人才都是好的。但是小少爷不喜欢,他觉得比起这什么提高生产力还不如读读诗词呢,他修个古琴都比这个来思(厉害)。

当然在人人都追求民主的背景下,小少爷遇上事的第一反应也不是拿出自己是李家六少爷的身份了,他现在都说:你这样是不行的,是要坐牢的。

可不嘛,文明人,要讲法。

但是,金陵早就没了法,这世道也没了法。

小少爷不知道,他从小活在李家的庇护下,没体验过没钱的日子,更没体验过有苦说不出的日子,他要什么有什么,又没人敢欺负他。就连被送出国,他爹都帮他铺好了路,不然就他这细胳膊细腿的,在外头不得被人欺负死了。

是温室的花儿,却又有些一股子硬劲儿。

“你把我哥放回去,你这是非法囚禁!”

今早,这封来自赵大帅的邀请信就送到了府上。李煜能看见也纯属运气好,要不然等他爹来了,他估计到死都不知道他哥哥被这货抓起来了。

赵匡胤看着这位穿着西服的小年轻,没怕这七八只对着他的枪杆子,戴着副细边圆框眼镜,双眸盯着自己直看。赵匡胤抬起手往后挥了挥,是让那些拿枪的人都放下枪。

“哟,都六点多了,吃个饭?”

他装模作样的看了看兜里的怀表,又朝他露了个笑脸,那是真的叫皮笑肉不笑,假的李煜都没脸瞧了,只想喊一句:大哥,有点诚意行不行!

当然,这些也只能想想,且不说哥哥还在他们手上,就这么多人这么多支枪的,指不定刚开嘴就被射成了筛子。可这大灰狼露了尖齿朝他呲嘴,不拒绝是不行的,谁知道这是吃饭还是把他煮了吃了。

“你说,把我哥放了你要多少钱?”

“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想要你们家的钱,我要的……是贵府在金陵的生意。一起吃个晚饭?”

赵匡胤瞅着那和李弘冀长的有三分相似的脸,心里有些惆怅,怎么后面关着的那位和这人完全不相同呢,一个心里黑的都快滴水了,一个连面上儿都是白的。

李弘冀抓过来不过才两天,赵匡胤要的也只是李家的船,帮他把偷运过来的枪给运到北边去,开的价也特别的合理,又承诺了出了事他担着。李弘冀同意了,只是背着他们偷偷的放了信,告诉了别人,想着在运送的路上偷偷卖掉一些。

李煜都被他气笑了,这都什么世道什么人,还吃饭?吃你个春秋大梦去吧。

“吃顿饭,我就把你哥放了,成不?”

他自是清楚那批货还没来得及送出去,只是被藏在哪艘船还没查的出来,李弘冀身上挂了彩,但也没到惨不忍睹的地步,李煜看着他们把他哥哥架出来,不过一两天的时间,就跟饿了一个星期一样。李煜看的眼眶都红了,恨不得把这些伤都打回去,最好打在坐在旁边悠闲吃着饭的人身上。

一顿饭吃的李煜有火发不出的,心里早就把赵匡胤骂了一遍又一遍,还顺着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下。面上还带着笑,在赵匡胤“亲切”为他夹菜的时候不忘说声谢谢。

什么阴险小人说的大概就是他了!


【南京话怎么说我是8知道,但是都属于江淮官话我还能咋滴,我哭了,都找不到怎么讲。

依旧没写完系列,不打算填,感觉来了就写。

还有对不起姐妹,我真的有在写车,只是写含蓄的不太会quq,卑微的落泪了】


那一天,我对这个男人有点心动

【现paro,abo,有不可言说喜闻乐见的剧情,锅包肉】

因为连剧情都禁了

不喜勿喷

屠龙宝刀点击就送

全文差不多有5000字,喜闻乐见3000字+

这个要是再禁我就我杀我自己


我爬墙爬的厉害最近不约胤煜

我缓缓

老娘写白鹊了


来来来沙雕(并没有)表情包来一点?
另外有啥好玩的梗不,我看看能不能p上去嘻嘻嘻( ´艸`)
【你看鸽子飞过,留下了一片咕咕咕声】

刚刚被禁了(挠头)

脑子里的黄色废料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的,但是我忍不住啊,我控制不了我寄几!那啥我平时都是开车车的那种,厨胤煜真的让我jio的我清心寡欲到要出家了,不喜勿喷】

我想赵匡胤在情事是应该是霸道又带点恶劣的,他喜欢逼着李煜说一些粗俗的话,也喜欢的把他肏得受不了而带着呜咽求饶,当然更喜欢在结束后抱着李煜,像是能抱一整天的那种。


而李煜会有点木讷甚至抗拒,原因无它,无非就是同身为男子却要遭这种罪,他一向会在这时沉默下来却没有反抗过,一是身份摆在了那儿,二是平心而论他其实还是有点小喜欢的。


亲吻时,赵匡胤会慢慢吸允着李煜的唇瓣,直到把它们吸允的红润起来,像极了盛开了红梅。亲吻是两人都喜欢的事情,因为这种能表达亲昵的方式是格外的温柔,也是为了接下来两人做的事情做了铺垫。这就是一场谈话,但这是静默的,将喜欢揉进了不断交缠的舌头上,也融进了唾液之中。


炽热的鼻息交织在一块,旖旎的气氛也被燃的越来越烈。赵匡胤勾去了腰带,剥去衣服,吻又移到了脖子上,然后是胸前,他喜欢在李煜身上留下各种印记,就像是在宣告这个人是他的一样,别人都无法染指的了。


屋内的烛光有些昏黄,也许该去剪一剪烛芯了。


【……对啊我没写完,本来还有思路的结果今天要看毒液有点兴奋,先鸽了,以后再说8,反正我写的真的Rio烂了,我有罪】


脑洞

想写民国paro
想写霸道土匪or军阀头子爱上富家小少爷的恶俗剧情
就是霸道头子瞅上了小少爷的家产,准备一块端了,结果发现,嚯哟,该死的这个男人真该死的对我胃口(bushi)
是小少爷平时被保护久了,遇上这事儿便去谈判了,结果就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小少爷急得要哭了,所幸也学他耍赖,要家产就是不给。
霸道头子被吵的头都疼了,便叫人把他送了回去,一来二去的心思就不正常了,没想到这小少爷还赖上瘾了,说了只要和他走,他就放过李家,结果倒好,小少爷没来,倒把他弟弟送过来了。
霸道头子:嚯哟好气哦,我想打死他
小少爷的弟弟:不可以,我哥可喜欢我了!
霸道头子:……
没法啊,霸道头子过几天就要离开打仗了,也不能这么和小少爷耗着啊,自己喜欢归喜欢,但是误了自己的大事儿那才是真的得不偿失,于是把小少爷绑过来恩爱了一晚上,小少爷气的眼泪水汪汪的。
霸道头子:我过几天就要走了
小少爷:……(哼)
霸道头子:我不能再这么陪你了
小少爷:谁要你陪了
霸道头子:行吧,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我没啥能给你的,如果我还能活着,我就来你们家打长工
其实霸道头子挺好的,小少爷也知道他要做的事是大事儿,他臊红了脸,嘀咕了声谁要你来,长的凶死了。
霸道头子觉得这小少爷注定不是他的了,这么让他心动的一个人。
其实小少爷还是挺喜欢他的,只是时间太短了,让他做不出抉择,到底要不要和他在一块他心里实在是没数儿,于是托人给霸道头子送了些货。
最后,喜闻乐见呗,霸道头子和小少爷在一块了呗。
完了。
写不写还不知道,反正我开了个头_(•̀ω•́ 」∠)_

假装老夫老妻的日常(甜)

胤煜(假装是老夫老妻的日常)
李煜是被一阵响雷惊醒的,床幔已被掀起挂在了两旁的挂钩上,屋子里头有些昏暗,透过窗户看到外边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李煜有些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人的有的时候说:今个儿下雨,天冷,记得衣裳多穿点,别冻着。
想着想着,李煜又犯了困,伸了伸懒腰,身上的筋骨睡得都有些发软发疼,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枕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匡胤下了早朝后去批了一会儿奏折,但更多时候是在玩那个镇尺,看着像是一块黑色的木头,上头刻了几朵梅花簇拥在一个枝头,通体泛着光润,也不知道这是赵匡胤从哪儿拾来的。赵光义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嘲笑他哥怎么穷的连个镇尺都用不起玉的了,赵匡胤当时怎么说来着的……?
哦,你个大粗人懂个屁。
玩了会镇尺便没兴致再看奏折,所幸今年风调雨顺的没什么地方出现灾疫,就挑了几本边关加急的折子看了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就扔了笔,撑了一把伞,进了雨幕中,支开了所有的随从。
李煜住的地方虽然叫做什么什么候府,但其实还是在皇宫内,赵匡胤喜欢叫它梧桐苑。
五月里头不少花都开了,李煜差人种了月季,现在院子里头看上红红粉粉的一片,比起刚开始萧条是真的热闹了不少。赵匡胤虽然不爽这些花抢了他那棵宝贝梧桐树的风采,可是仔细瞧瞧还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喜欢。
关于这个院子来历,李煜也问过赵匡胤,后者只是笑眯眯的跟他说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又问及那棵梧桐树赵匡义偏偏又不吱声了,不管李煜怎么软磨硬泡的就是不肯说。
“皇上。”
正在清理院子里被雨打落的花瓣的小厮见到了赵匡胤连忙扔下了扫帚,朝他行礼,赵匡胤拂了拂手,示意他别出声。
“还没醒?”
“没。”
“那把早些叫你备的东西端进来。”
“是。”
赵匡胤把伞扔下了门口,推了门轻手轻脚的进去,那人还是窝在床上睡着,一只手探出了被子,估计是先前醒过一次了。
这人睡着的时候就喜欢皱着眉,真不知道是做到了什么噩梦还是有什么不安,赵匡胤最见不得的这样,每次他们有什么争执这人就喜欢蹙眉,什么话都不讲,离他远远儿的。
这种被他排斥在外的感觉真的能要了赵匡胤的命,更可气的是你去和他示好这人就是一脸淡漠,嘴上说着没生气没生气,结果连睡觉都不肯靠近他半点,你要是去碰他,他就躲,如避蛇蝎。
赵匡胤想着想着手就情不自禁的往李煜的脸上抚去,这人真是叫他百般无奈,还舍不得罚他。
"回来了?"
眼眸还是半眯着的,大概是因为睡久了的缘故,声音听起来有点哑,比自己白净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手上,还轻轻的捏了两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嗯。"
见这人有些不舍的蹭蹭枕头,手被他牵了下来,没松开,然后就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含着笑意看着他。
“今日倒是早了些。”
“今天下雨,不高兴,”赵匡胤握住了他的手,“你还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平日里头都是我吃过了早茶你才回来的。”
听到他这说,赵匡胤心里早就乐呵的飞上天了,面上倒是没什么表示,就是没忍住朝他亲了一口。
亲完脸上就带着傻笑了,李煜本来红着个脸本来还想说他来着,看他笑的那样就忍了下来,这笑的比有了糖的小孩还甜。
“饿了吧,我叫人把早茶端上来。”

【就,就结束了嘛,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了emm应该是有的233真的这个是五月份写的然后就写到老赵回来了就没然后了今天算是烂尾吧反正老赵被我写蠢了QAQ
其实还是那种我喜欢的人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怎么办啊好开心balabala的emm
还有镇尺那个……嘻嘻嘻是煜哥的233(我编的)
捉虫完毕,我错字真多】

寻春须是先春早(甜,短)

寻春须是先春早

北方的冬天,雪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下,风一吹,像鹅毛般大小的雪就开始飞舞。李煜生在南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不过也只是看了两天的新鲜劲儿,因为这天实在是太冷了。
这不,二月份雪全都化了,出门也不需要穿的厚厚实实的像个粽子,李煜也按耐不住心里的猫抓似的痒意,穿了件厚衣服就准备兴冲冲的出门。
“这才几月份?春天还没到呢。”赵匡胤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却也不愿真把这人留在家里,取了件披风给他系上。
李煜半带着笑意说:“天也不冷,我衣服穿的也厚实,不冷的。”
不过也没阻止他的动作。
赵匡胤看了看又被裹得和粽子差不多的李煜,确认了风是真的吹不到他身上了,这才牵起了李煜的手和他一同出去。
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也不是光秃秃带着土黄色的了,树枝上开始泛了青涩,细看还能看到长出了不少新的枝条,嫩绿嫩绿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欢喜。
茉莉和月季也比去年高了一截,还有些枝头冒了几个花骨朵,李煜用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这才抬头对赵匡胤说:“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春天嘛,本来就是要自己去找的。”
看着面前人一脸正经像是说教样子,赵匡胤忍不住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看着怀里人微红着脸,赵匡胤觉得心里比抹了蜜还甜,又忍不住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李煜这下是真红着脸了,挣开他的怀抱跑到一边去,继续寻春。
“从嘉,等下午天再暖和些我们就出去好不好?”
“好。”
应他的自然还有那人带着笑意的脸。
赵匡胤看着也不禁带上了笑意。
哪儿想去寻春,你比春天还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