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错字多)

大噶好,我咕了,我哭了

寻春须是先春早(甜,短)

寻春须是先春早

北方的冬天,雪都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下,风一吹,像鹅毛般大小的雪就开始飞舞。李煜生在南方,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不过也只是看了两天的新鲜劲儿,因为这天实在是太冷了。
这不,二月份雪全都化了,出门也不需要穿的厚厚实实的像个粽子,李煜也按耐不住心里的猫抓似的痒意,穿了件厚衣服就准备兴冲冲的出门。
“这才几月份?春天还没到呢。”赵匡胤嘴上虽是这么说着,却也不愿真把这人留在家里,取了件披风给他系上。
李煜半带着笑意说:“天也不冷,我衣服穿的也厚实,不冷的。”
不过也没阻止他的动作。
赵匡胤看了看又被裹得和粽子差不多的李煜,确认了风是真的吹不到他身上了,这才牵起了李煜的手和他一同出去。
院子里的那棵梧桐树也不是光秃秃带着土黄色的了,树枝上开始泛了青涩,细看还能看到长出了不少新的枝条,嫩绿嫩绿的看着就让人觉得欢喜。
茉莉和月季也比去年高了一截,还有些枝头冒了几个花骨朵,李煜用手指轻轻的摸了摸,这才抬头对赵匡胤说:“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春天嘛,本来就是要自己去找的。”
看着面前人一脸正经像是说教样子,赵匡胤忍不住把人往怀里带了带,看着怀里人微红着脸,赵匡胤觉得心里比抹了蜜还甜,又忍不住在他脸上香了一口。
李煜这下是真红着脸了,挣开他的怀抱跑到一边去,继续寻春。
“从嘉,等下午天再暖和些我们就出去好不好?”
“好。”
应他的自然还有那人带着笑意的脸。
赵匡胤看着也不禁带上了笑意。
哪儿想去寻春,你比春天还好看。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