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安(错字多)

大噶好,我咕了,我哭了

假装老夫老妻的日常(甜)

胤煜(假装是老夫老妻的日常)
李煜是被一阵响雷惊醒的,床幔已被掀起挂在了两旁的挂钩上,屋子里头有些昏暗,透过窗户看到外边的天也是灰蒙蒙的,李煜有些分不清是什么时候,只记得那人的有的时候说:今个儿下雨,天冷,记得衣裳多穿点,别冻着。
想着想着,李煜又犯了困,伸了伸懒腰,身上的筋骨睡得都有些发软发疼,打了个哈欠蹭了蹭枕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赵匡胤下了早朝后去批了一会儿奏折,但更多时候是在玩那个镇尺,看着像是一块黑色的木头,上头刻了几朵梅花簇拥在一个枝头,通体泛着光润,也不知道这是赵匡胤从哪儿拾来的。赵光义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还嘲笑他哥怎么穷的连个镇尺都用不起玉的了,赵匡胤当时怎么说来着的……?
哦,你个大粗人懂个屁。
玩了会镇尺便没兴致再看奏折,所幸今年风调雨顺的没什么地方出现灾疫,就挑了几本边关加急的折子看了看,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就扔了笔,撑了一把伞,进了雨幕中,支开了所有的随从。
李煜住的地方虽然叫做什么什么候府,但其实还是在皇宫内,赵匡胤喜欢叫它梧桐苑。
五月里头不少花都开了,李煜差人种了月季,现在院子里头看上红红粉粉的一片,比起刚开始萧条是真的热闹了不少。赵匡胤虽然不爽这些花抢了他那棵宝贝梧桐树的风采,可是仔细瞧瞧还不错,更重要的是他喜欢。
关于这个院子来历,李煜也问过赵匡胤,后者只是笑眯眯的跟他说是特意为他准备的,又问及那棵梧桐树赵匡义偏偏又不吱声了,不管李煜怎么软磨硬泡的就是不肯说。
“皇上。”
正在清理院子里被雨打落的花瓣的小厮见到了赵匡胤连忙扔下了扫帚,朝他行礼,赵匡胤拂了拂手,示意他别出声。
“还没醒?”
“没。”
“那把早些叫你备的东西端进来。”
“是。”
赵匡胤把伞扔下了门口,推了门轻手轻脚的进去,那人还是窝在床上睡着,一只手探出了被子,估计是先前醒过一次了。
这人睡着的时候就喜欢皱着眉,真不知道是做到了什么噩梦还是有什么不安,赵匡胤最见不得的这样,每次他们有什么争执这人就喜欢蹙眉,什么话都不讲,离他远远儿的。
这种被他排斥在外的感觉真的能要了赵匡胤的命,更可气的是你去和他示好这人就是一脸淡漠,嘴上说着没生气没生气,结果连睡觉都不肯靠近他半点,你要是去碰他,他就躲,如避蛇蝎。
赵匡胤想着想着手就情不自禁的往李煜的脸上抚去,这人真是叫他百般无奈,还舍不得罚他。
"回来了?"
眼眸还是半眯着的,大概是因为睡久了的缘故,声音听起来有点哑,比自己白净的手轻轻搭在自己的手上,还轻轻的捏了两下,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嗯。"
见这人有些不舍的蹭蹭枕头,手被他牵了下来,没松开,然后就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含着笑意看着他。
“今日倒是早了些。”
“今天下雨,不高兴,”赵匡胤握住了他的手,“你还知道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平日里头都是我吃过了早茶你才回来的。”
听到他这说,赵匡胤心里早就乐呵的飞上天了,面上倒是没什么表示,就是没忍住朝他亲了一口。
亲完脸上就带着傻笑了,李煜本来红着个脸本来还想说他来着,看他笑的那样就忍了下来,这笑的比有了糖的小孩还甜。
“饿了吧,我叫人把早茶端上来。”

【就,就结束了嘛,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了emm应该是有的233真的这个是五月份写的然后就写到老赵回来了就没然后了今天算是烂尾吧反正老赵被我写蠢了QAQ
其实还是那种我喜欢的人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怎么办啊好开心balabala的emm
还有镇尺那个……嘻嘻嘻是煜哥的233(我编的)
捉虫完毕,我错字真多】

评论(3)

热度(50)